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安徽快三网址>军事科幻>屠城日记>十七、入伍(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span class="vhv">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安微快三开奖结果: 十七、入伍(下)

安徽快三网址 www.jpm7t.cn 小说:屠城日记 作者:页锋 更新时间:2018/10/11 17:36:27

枪声此起彼伏,子弹肆意穿行。短暂交火后,我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不能迅速结束战斗,时间拖得越久,我们和这群伪军弟兄们的危险越大,鬼子肯定会派人回去拉队伍来增援,说不定趁我们在木屋里时已经派人回去了,万一三娃子再引来三道拐的伪军或是日军,我们不就被包了饺子吗?不行,如果不能全歼鬼子就必须找到一个突围的办法,全歼鬼子显然是不现实的,鬼子像一只只乌龟缩起了脑袋,打出去了几十发子弹,好像还没消灭一名鬼子。

避着子弹将身子移向离我最近的一名弟兄,原来是二憨。对于他,我是心怀内疚的,砸在他额头上的包块正紫的发黑,这会儿我们却站在了同一战线上?!岸└?,砸伤了你的额头,真是对不住?!蔽掖战┎缓靡馑嫉厮档?,既然他们已经跟鬼子翻了脸,所以我不能再将他们看作二狗子,而是生死相依的弟兄。

二憨盯了我一眼,“嘿嘿”地笑了笑,说道:“不碍事,你这一砸倒是把我砸清醒了,你说的对,小日本子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跟着他们迟早会死的很惨,还不如来个痛快的?!?/p>

我点点头:“这一片地熟悉不?”

“那是当然,来这里快一年了,我不像陈队长他们那样爱喝酒,没事的时候就爱到处转悠,别的不敢吹,这方圆5里地的一草一木,我是了如指掌?!?/p>

“那就好,我瞅着这样耗下去不是个办法,能不能找条道绕到鬼子屁股后面干他狗日的?”

“这个……不太好办,这里的地势比较平坦,绕道包围鬼子容易先暴露目标,除非绕一个很大的圈?!?/p>

“那不成,即使绕到鬼子背后也只能保持一定距离,反倒分散了我们的火力,有没有路能让弟兄们迅速撤退出去?”

“西边头十几里地有个左盟屯,屯里百十来户,趁天色躲进屯里比较安全?!?/p>

“不成,十几条汉子躲进屯里目标太大,稍有不慎便要连累百姓,你想想有没有其他出路?”

“其他出路嘛……”二憨将手伸进帽子搔了搔脑袋,紧盯了我几眼,说道,“除了左盟屯,离这里最近的屯至少有4、50里地,而且必须穿过三道拐的那道关卡。三道拐管事的是城里保安队长的表弟,要是让他知道我们背叛了日本人,肯定不会轻易放过我们。不过……不过依你们控制陈队长的手段依葫芦画瓢,灭了那道关卡也不是不可能?!?/p>

听了二憨的话,我笑了笑,竟然能将我们的计谋灵活运用,他的话虽然激起了我心中的几分冲动,但是一转念,我们一撤退,鬼子肯定会咬住我们不放,那样不等于自投罗网?除非留下几人牵制住鬼子,可留下来的人脱身的机会就会变得很小。怎么办?犹豫之间一名弟兄倒下了,我满腔愤怒地举枪朝鬼子开了几枪,很快,又一名弟兄倒下了。狗日的,侵略我们的国土,掠杀我们的同胞,掠夺我们的财富,而今眼睁睁看着身边的弟兄倒下,尽管还不知道他们的姓名,尽管他们曾经做过二狗子,在我看来,他们都是铁铮铮的汉子,都是我辈之楷模。

“承鹏,怎么办?”墨瀚靠拢过来。

“不知道,这样耗下去大家都得死,你有什么办法让兄弟们安全撤出去吗?”

“压根没想过,反正我们都听你的,拿个主意吧,要不跟鬼子拼了,弄死一个算一个?!?/p>

“我再想想,不能作无谓的牺牲?!蔽遗θ米约豪渚蚕吕?,试图尽快找到一个代价最小的撤退办法,可惜我毫无作战经验,任由挖空了心思也未能找到一个权宜之计。

眼瞅着又一名兄弟受了伤,坤宝再也憋不住了,从木桩后跳出来一边破口大骂,一边开着枪朝鬼子走去?!翱炫肯?,危险?!蔽掖蠛纫簧?。坤宝没有因我的呼喊停下脚步,他一连打光了弹仓里的子弹,蹲下来填满弹仓,再直起身冲向鬼子。这不成了鬼子的活靶吗?我和墨瀚、安生无论怎样也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送死,我们3人几乎同时跳了出来,一边压制鬼子火力,一边靠近坤宝。我们4人一同来到东北投奔义勇军,绝不能让1名弟兄丧身在鬼子手里,即便是死也要死在一起。其他弟兄们同样急了眼,手里的家伙拼了劲地往鬼子的藏身处招呼,这一波打击完全把小鬼子打懵了,稀稀疏疏的被迫还击了几枪不说,好像还伤了两人。

这时,我和安生已经站在了坤宝身边,我俩强行将他按倒在地,地上横着几根用作关卡路障的木棒,我们暂时安全下来。坤宝在地上挣扎了几下,嘴里直嚷嚷要灭了小鬼子,我和赶来的墨瀚好说歹说才劝住了这头愤怒的狮子。

趴在地上等待时机,没过几分钟,这边跟鬼子交火的枪声零落下来,背后却一下子响起了密集的枪声,那是我最怕发生的事情,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三娃子果真领来了三道拐关卡的伪军,并且比我预计的时间提前了许多。一时间,我感到从未有过的慌乱,这是一种毫无头绪的慌乱,是一种悲剧即将降临在身上却无以应对的慌乱,那边,二憨一干人更是手足无措。三娃子领来的伪军应该是侦查清楚了这里的形势,尽管多少认识几名这里的弟兄,可动起手来毫不留情。鬼子很快探得这一对他们极其有利的形势,集中火力向我们发起了猛攻,我们腹背受敌,且面对3倍人数以上的敌人,还击的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一名兄弟倒下了,又一名兄弟倒下了……敌人开始逐渐缩小对我们的包围,随着距离的拉近,鬼子的手雷扔了过来,爆炸掀起的泥土散落在我们身上,令我们直不起身子。轰隆隆,轰隆隆……

见大势已去,有人放下了手中的武器大呼投降,有人躲在草丛里哭泣,除了我们4人,唯有二憨还在垂死挣扎。同样,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心凉与绝望,尽管深知闹革命随时都会付出性命,而这种沉重的付出即将来的那样匆匆,匆忙到我完全没有做好任何心理准备,匆忙到没来得及加入到革命者的行列,匆忙到没有真正意义上拿起革命的武器,甚至不会有人在乎我们的存在。这种短暂的绝望片刻之间又换成了隐藏在心中的愤怒与亢奋,激起了我狂野的一声怒吼。我拧起填满子弹的步枪,像只斗红了眼的野兽,没有瞄准,只有射击,一口气打完了枪里的子弹?!昂洹?,一颗手雷落在了我的背后,爆炸掀起一股强大的力量,迫使我丢掉了手中的步枪连同腾起的泥土扑倒在地,瞬间,我失去了知觉……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我睁开了眼睛,感觉眼皮很重,怎么睁也不能完全睁开,眼前是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墨瀚正瞪大眼睛望着我。这是在天堂还是地狱?移开目光,所见到的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房梁,挪动身体,浑身上下又酸又痛,身体上明显压着暖暖的被盖,下面却是垫着厚厚褥子的结实板床。想要动嘴问上几句,墨瀚一声召唤引来了坤宝和安生,见到他们,我的眼睛有些湿润,刚才欲问的话被硬咽进了肚子。强抬起脖子打量他们,墨瀚和坤宝除了衣服又脏又破并无二样,可安生的一只手臂却没有插进袖子,而是裹在了棉衣里。

“醒啦?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一个声音在屋门口响起。

我努力透过墨瀚等人身体间的间隙望向那边,间隙很小,无法观其相貌,来者何人?极短的时间内,我的脑里闪过二憨,闪过一起并肩作战的两名投诚弟兄,闪过被炸倒在地前的画面。我们不是被鬼子和二狗子包了饺子吗?如果不出意外,我和我的兄弟们谁也逃不过噩运降临。显然,意外发生在了我们身上,是什么力量阻止了灾难的降临?我忍不住尽力直起身子。随着脚步的移动,一张熟悉的面孔随即出现在眼前,这不是火车上坐在我对面的谭醇凡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墨瀚读懂了我疑惑的眼神,笑了笑扶我躺平身子,嘴里说道:“你被手雷震晕了过去,就是这位谭大哥给我们解的围,安生的手受了轻伤,过几日便无大碍?!?/p>

我感激地望向谭醇凡,心里嘀咕道,他不是教书先生吗?不是来奉天看望朋友吗?怎么会凭白出现在那道关卡呢?而且还替我们解了围。

“已经替你检查过身体了,只有两处小伤,休养休养应该就没事了?!碧反挤驳?。

“你……”我欲解开心中的谜团。

“知道你想问什么,该让你知道的我都告诉他们了?!碧反挤捕⒘艘谎勰?,接着说,“要不你们先聊,我去看看其他伤员?!?/p>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我情不自禁地说道:“还有其他伤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不是有很多疑问,别心急,等伤好了再告诉你?!蹦洗脖吖室獾跷业奈缚?。

“你……信不信把你学校里干的糗事全抖出来,让坤宝和安生都乐呵乐呵?!蔽遗ざ艘幌律碜?,感觉比刚醒来时轻松多了。

闻言,坤宝笑道:“有些什么糗事,都说来听听,正好让我和安生解解闷?!?/p>

墨瀚慌忙朝我摆摆手,重重地叹了口气,然后将我被手雷震晕后发生的事情详细叙述了一遍——在我倒地后,坤宝、安生和墨瀚以为我归了西,3人红了眼,拿起手中的武器就要跟小鬼子拼命,他们自知凶多吉少,心里只想着反正都是死,不如多杀几个鬼子再去黄泉路上和我结伴??烧彼亲急干嵘∫遄髯詈笠徊逼婕7⑸?,一支百余人的全副武装队伍如神兵降临在鬼子身后,打的鬼子措手不及,弹指之间就灭了鬼子一半人马。三道拐的伪军见大事不妙,哪还顾得了东洋主子,一个个抱头鼠窜如丧家之犬,剩下的10来个鬼子虽顽固抵抗,可最终还是被全部歼灭。坤宝、安生和墨瀚,以及二憨等3名投诚的弟兄被救了下来,墨瀚欲向施以援手的队伍表达谢意,却发现他们的指挥官竟是火车上认识的谭醇凡。谭醇凡同样感到有些意外,他一面指挥人员清理战场,一面带人查看我的伤情,查清我只是被手雷震晕过去,大家都松了口气。迅速清理完战场,谭醇凡向墨瀚询问我们为何出现在此地,墨瀚亲眼目睹他们是打鬼子的队伍,便将我们的所有情况一股脑儿吐了出来。为了我们的安全,谭醇凡执意让我们随他的人马躲进西边的左盟屯,墨瀚见我晕着,一时打不定主意就应了下来,二憨等人如今也是无处可去,索性投靠了他们的队伍。

在赶往左盟屯的路上,谭醇凡告诉墨瀚,他以前是东北军里的一名营长,鬼子打过来后,部队的指挥官带着他们放弃抵抗一味退缩,完全丧失了军人的本色,直到有一天忍无可忍的时候,他联络了另外几个营的营长率领一帮热血男儿们离开了部队,驰骋在乡野里同鬼子周旋。他们袭击过鬼子的辎重部队,全歼过鬼子的巡逻小队,也同鬼子的大部队交过手,经过大大小小无数次较量,他们重创了鬼子的有生力量,打击了鬼子的嚣张气焰。也正因为这样打恼了鬼子,前些日子,鬼子纠结上万人的队伍对他们经?;疃牡嘏探辛松ǖ?,这次旷日积晷的大规模扫荡令他们举步维艰,一名名并肩战斗的亲密战友离他们而去,近600人的队伍打到最后只剩下100多人。这时,他幡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如果要救国救民,把小鬼子赶出中国人的地盘,光靠他们零散的小股队伍小打小闹根本看不到任何希望,和东北的其他抗日组织联手对付小鬼子好像又不太现实,首当其冲的东北抗日将领马司令不是也退到了苏联吗?何方才是他们的归宿?中央军?东北告急为何不来驰援?靠不住。粤军?湘军?桂军……好像都靠不住。共产党,一个念头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曾有人跟他提起过这个组织,说她领导的是穷苦人民的队伍,一支敢打敢拼的队伍。细细想来,国名党将共产党视为眼中钉,宁可不顾小日本的侵略也要千方百计“围剿”她,说明共产党有着她的可怕之处,这种可怕之处就是坚韧与顽强,粉碎了国民党的一次又一次“围剿”。既然她领导的是人民的队伍,必定就是一支抗日的队伍,只要高举抗日救国的旗帜就值得他去拥抱。打定主意,他安顿好人马后去奉天找到了第一中学校的田文静老师(火车上跟他坐在一起假扮夫妻的人),是她向他提起的共产党,而他认定她认识共产党的人。凭借他们以往建立的良好关系和对彼此之间的了解,田文静答应同他去往湖北黄安寻找驻扎在那里的红军??墒鞘掠朐肝?,当他们辗转到黄安县境内后得知国民党对鄂豫皖地区的共产党根据地进行了大“围剿”,当地的红军已经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如此,二人只好作罢返回奉天等待时机,在返回奉天的火车上正好认识了我们。

今天下午,谭醇凡收到探来的消息,说是有一支十几人的鬼子分队前往蝴蝶沟关卡,于是他率领临时驻扎在左盟屯的队伍赶赴关卡,当他们赶到那里时,我们已与小鬼子耗的差不多了。

听完墨瀚的话,我百感交集,做梦也没料到东北之行会有这等奇遇,唏嘘之余,我小声问墨瀚:“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戌时?!?/p>

“其他投诚兄弟们呢?伤员情况如何?”

“投诚兄弟们大都阵亡了,那个伪军陈队长吓破了胆被鬼子的手雷收了性命,他们一共获救4人,1人因伤势过重在来的途中升了天。谭大哥的队伍伤了两人,伤势都不怎么严重,我们下一步该作如何打算?”墨瀚应道。

“对,看这光景,鬼子可能很快就要有所行动,谭大哥担心连累这里的百姓,估计他一会儿就会带领部队撤离这里?!崩けλ档?。

“他们要撤,我们能去哪里呢?”我喃喃说道。

“要不先返回奉天?”安生道。

“不行,你身上不是有枪伤吗?万一被鬼子发现岂不自寻死路?!蹦?。

“经此一战,三道拐的伪军元气大伤,我们不如趁夜端了卡子直奔辽中?!崩けΦ?。

“不可,我们对这一带不熟,那样做太过冒险?!蔽乙∫⊥?。

正说着,谭醇凡进了房门,来到床前,他微笑着对我说:“在商量什么呢?是不是有什么打算?”

“谭大哥,你来得正好,东北目前什么形势你最清楚,你替我们合计合计,我们下一步该何去何从?”墨瀚说道。

“你们如何打算是你们的自由,我也没有什么建议,但我可以说说自己的打算?!碧反挤舶じ隹戳宋颐且谎?,接着说,“再过半个时辰,我将带着队伍往辽中的茨榆坨进发,那里地形相对复杂,并且隐藏着一支勇猛的抗日义勇军,我要将手下的弟兄们交给他们。我个人则会去往江西,完成去黄安未了的心愿?!?/p>

“江西?你是说,你要抛下自己的弟兄们去投靠共产党?”我有些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不能说是抛下,你想想,我并不知道他们的确切地址,盲目地带着100多号手拿钢枪的汉子去江西到处转悠可能吗?再说,弟兄们都是东北人,他们大都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乡。我先去那里摸清情况,等时机成熟再回来组织弟兄们,愿意去的就去?!碧反挤灿Φ?。

“言之有理,我们能留在茨榆坨跟着义勇军打鬼子吗?”墨瀚问道。

“我都说过了,那是你们的自由,你们可以随我的队伍去往那里,义勇军欢迎每一名抗日救国的志士?!碧反挤驳?。

闻言,坤宝、安生一阵欢喜,终于有望加入到义勇军的队伍,实现我们来东北的目的,日后便可在战场上与日本鬼子甩开膀子大干一场。我却不然,跟谭醇凡接触的时间尽管很短暂,但从他刚毅的外表,从墨瀚先前的叙述,我隐隐感到他正走向一条光明大道,以他数年的戎马生涯和对东北的了解,不留在东北,也不加入到别的队伍,偏偏投奔被国名党反复“围剿”的共产党,是何意?我对共产党的事情了解不多,在上海时,父辈们很少提及共产党,一般人都忌讳与之拉上关系。望了一眼谭醇凡坚毅的目光,我突然有了一个新的决定——跟着这名东北汉子去往江西。

0

十七、入伍(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安徽快三网址 在线提问
  • 端午节祝福语大全 端午节祝福短信 端午节发朋友圈的祝福语 2018-12-09
  • 除了茶歇裙这个夏天还有什么值得Pick 2018-12-08
  • 建始白云草地音乐节:醉了游人,火了产业,牵动慈善 2018-12-07
  • 黄埔军校选送学生赴莫斯科中山大学 2018-12-07
  • 六千年前上海先民已种植水稻 靠渔猎获取肉食 2018-12-06
  • 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 对市县机构改革提了这些要求 2018-12-05
  • 荆门全面实现社会保障卡即时制卡 2018-12-04
  • 5月一线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下降 二线城市上涨 2018-12-03
  • 人民网舆情分析专家:单学刚 2018-12-03
  • 《四部医典》入选《世界记忆亚太地区名录》 2018-12-02
  • 运输结构调整 应将交通、环保 与消费保障三目标聚合 2018-12-02
  • 2017创新社会治理案例征集官网 2018-12-01
  • 龙应台的文字“理”在先“情”在后,所以有时让人觉得造作 2018-11-30
  • 提高合作水平 促进双赢发展 2018-11-30
  • 端午假日三天全国共接待国内游客8910万人次 2018-11-29
  • 57| 999| 746| 717| 591| 85| 658| 683| 812| 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