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安徽快三网址>仙侠>倾城与尊录>第三十三回 忆往事仙公从圣意 聚众义总管违号令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span class="vhv">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安徽快三 时间: 第三十三回 忆往事仙公从圣意 聚众义总管违号令

安徽快三网址 www.jpm7t.cn 小说:倾城与尊录 作者:宸阳君 更新时间:2018/7/13 20:21:11

上回说到,李知兴召集各大门派掌门议事。白府的白铭泽本来不想参加,可是李知兴告知事情重大,他二人也不得不跟着进来。过不多时,就见舟山派的徐明烈、应朝寺的觉清大师、齐云观的楚江开、通天居的司空玉璋、瑞鹤临江楼的玉参星、青城剑派的金建德都已到齐。朱罹正坐当中,李知兴因辈分很高,也在当场。

于是就见李知兴道:“宸阳宫感谢诸位赏光,我等诚邀各位前来,是想宣布一件要事?!?/p>

觉清大师跟着道:“不知是何要事?”

李知兴转过身来,拱手冲着朱罹深鞠一躬,于是道:“我等今日的武林盟主不是别人,正是我大明遗落江湖的万金之躯,太子殿下是也!”此言一出,举座皆惊。他话音未落,便有人吭了声:“你说圣主是前明太子,这分明就是一派胡言,前明末年,我家丁去陕西采药时便听说太子死在了宁家湾,你有何凭据?”众人不看也知道,那是白家的纨绔少爷白铭泽。这人说话向来嘴边没把门的,目空一切,若不是看着东凌玄老和他老父的面子,谁会把他放在眼里?他刚才在场下酸溜溜地品评众人,各派都对他厌恶之极,然而他本性不改,众人却也拿他没办法。

可这一次,他刚一说完,一把冷剑就立时搭在了他的左肩上。李知兴冷冷道:“你白家小子也太缺乏管教,即便你老子在这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你若有疑虑就听我讲完,若是再这般无礼,你今日也别想再走出空灵山了!”

李知兴举动虽是过激,但众人却也没有反对之意,可见白铭泽平时嚣张惯了,众人也都烦他。

白铭泽这时吃惊不小,此刻方丈室大门紧闭,只有各派管事的在这里头,除去宸阳宫和舟山派有两个人外,其余都是一个人,真打起来,他并无援手,而且单单是李知兴他就难以抵挡,更何况还有朱罹和遍布江湖的宸阳宫弟子,如果真惹到了,那白府只怕出了江西到哪都不灵了。

白铭泽从小娇生惯养,身边人对他都是百依百顺,他哪里知道李知兴对他来硬的,一时间手足无措,想要服软却怕掉了身价。

这时,只见朱罹道:“李尊使,白家少爷只是言语间冲撞了些,实则并无恶意,今日议事,要大家知晓此事是正经,开始说正题罢?!?/p>

李知兴听到后放下手中宝剑,冷哼一声,惊得白铭泽出了一身冷汗,楚江开替他问道:“白家少爷说的不错,我等也都知太子死在了宁家湾,李尊使不妨说说看?!?/p>

李知兴瞧了一眼仙公,徐明烈冲他点了点头,于是,李知兴将他几人远赴龙门和舟山调查取证之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将如何验证宝玉、如何派遣宦官相认、如何请得牛神医医治失忆症等等一一说了来,众人惊得面面相觑,都知此事不小。觉清大师跟着问道:“仙公,确有此事?”

就见仙公表情十分复杂,想到了那日朱罹和徐敬愿结拜,想起那日墨虚道长带着徐敬念出走救驾。于是点点头悲道:“老夫在此确认,李尊使讲的每句话都是真的。当年死在陕西宁家湾的,是我的敬念孙儿!”于是仙公一度哽咽,齐武在一旁安慰仙公。

在场的几个上岁数的都恍然大悟,当年徐敬念是舟山上下最重视的大公子,长相身材最像前明太子,那时正逢乱世,墨虚道长和这位敬念公子一夜间便没了踪影,后来听说两人都死在了黄河边,舟山派人去草草收葬,哪知徐敬念在京城就已经狸猫换了太子,跟着李自成到了陕西,可他武功不弱,却也难敌千军万马,最终死于宁家湾,难逃毒手,以大明太子身份死去。徐明烈也是在这么多年后才知晓当年之事,众人感念徐敬念舍家报国,是忠肝义胆的真汉子,同时也为之可惜。

朱罹道:“当年我被徐公子舍命救下,跟着墨虚道长化妆南下,李尊使的救兵我们是没等到,却在黄河边上被龙门劫了道,混乱中墨虚道长被暗算惨死,我三弟朱纪也死在寒月剑下??闪液椭扉涠家言诘笔笔б?,竟将仇人视为师父看待,真是对不起我死去的三弟?!?/p>

李知兴跟着道:“眼下圣主的身份已经公开,我宸阳宫势力不大,可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能保圣主周全,现在时机未到,我等现在不求立刻反清,兴兵起义,毕竟南方还有皇室支撑,现在就请诸位保守秘密,?;ず檬ブ?,一旦时机来临,我等一同揭竿而起不迟?!庇谑撬饭怂闹?,就等着各方表态。

觉清大师道:“应朝寺感念有这么一位圣主出来打理江湖事,我辈是出家之人,绝对不会出卖圣主,一定严守秘密,绝不外传?!?/p>

就见司空玉璋抚扇道:“如此说来,我的好徒儿真的是前明太子,这真是太好了。咱们这一辈的人,有哪个不是身负家仇国恨的,这几年虽然安定下来,但也饱受亡国之苦。大伙都巴不得早日把他们赶出去,这件事我们几个知晓也就罢了,今后谁敢说出去,咱们几个老的可不饶他!”

楚江开跟着道:“老道也没意见,少圣主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当世一流,老道没什么可挑的?!?/p>

玉参星经常与朱罹书信往来,此事她早就知道,当下也跟着说道:“圣主既然登此大位,我临江楼上下便会全力支持圣主,保圣主万全?!?/p>

金建德跟着道:“想不到朱公子竟是如此万金之躯,我青城剑派也没什么好说的,圣主有令,我等自是遵从?!?/p>

于是众人都望向白铭泽这边,他方才言语不敬,已受到警告,想来也是不经事,这里只有他不是说话算数的,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于是白铭泽忙道:“我虽不是白府管事的,但此事我绝不随意外传,但家父是当家人,这件事该让他知道。我白府专心制药制器,不会过度参与这些事,还请少圣主放心?!?/p>

徐明烈和朱罹听过众人表态后,也都长舒一口气,众人虽不是都支持李知兴的倡议,却也都许下重诺,绝不将此事外传,心头也都各自宽慰了些。

徐明烈于是道:“老夫这么多年经营舟山,也是为了早日报了国仇家恨,我的一个儿子,两个孙子都死在了他们手下,此仇舟山必报,之前江湖上也都知道老夫一直联系反清事宜,也有不少门派都知道这件事,眼下老夫年纪已大,是不再领导他们了,过几日老夫会把这些名单交给圣主,到时候还请李尊使这些贤达接手这些事务,蛰伏待机,以图大计?!?/p>

朱罹听得众人表态后,起身拱手道:“朱罹在此感谢众位。反清事大,消灭龙门也是大事,以我多年的经历来看,龙门可能就是清廷的一部分,或者说是他的探子。今后我等要先从消灭龙门开始,保我武林太平?!绷潘淙谎ご?,但一是培养他做杀手、二是杀他三弟在先,朱罹作为武林盟主,就算在放不下也不会听之任之,违背众意。

于是众人议定,今后听从朱罹号令剿灭龙门,信守诺言,各自领众下了空灵山去。而白府在江湖上经营多年,偏赶上这一辈的白明泽又是纨绔子弟,他挥霍家产,闭门炼丹,却也不再领白府参与江湖事务,他是当家人,白府也拿他无法,于是方白二府,也渐渐距江湖离得远了,众人今后对其也是敬而远之,也不再邀请他二府与会不提。

且说大会前两日,龙门蠢蠢欲动。龙天、寒月命朱殇、怜香调兵遣将,誓要搅乱应朝寺大会??墒遣怀黾溉?,就见龙门周围被围了个水泄不通。遥??杉偌移熳雍伊⒃诘敝?,朱殇粗略一窥,便看到不仅是中原的,南国、北天、东滨各路的都有,但都是小门小户,其中或山上小居、或湖帮河匪、或独家内传、或镖局力士、或佛僧神道。总之是各处和龙门结下梁子的,此刻他等便按照先前舟山的部署如约来到龙门周围,为的便是保证应朝寺大会正常进行。

这些人有的是提前半个月便来到了,有的是提前十天八天到的,还有的是这两天才到的,还有几十家尚在路上。这些人初聚时,尚且服从齐武。到后来听到只是围而不攻,便都觉得无用,更有甚者直接叫嚷报仇云云,殊不知虽你人多,但对龙门却不占半点优势。到后来齐武也渐渐压制不住,而他本人也是年少轻狂,想要借此机会一展头角,还好有应朝寺的智元大师及时赶到,他在江湖上成名多年,也是镇得住场子的风云人物,德高望重,把许多小派都压了下去。

这些各方人士,每日都在龙门外面叫骂,将龙门上下问候个遍,吃完便睡,睡醒了接着叫骂,是极其混乱的?;褂胁簧偃滩蛔“蔚栋谓3逑蛄疟蛔セ氐?,齐武和智元大师来时带的弟子不多,来的人越来越多,两人也渐渐控制不住。

智元大师眼看不好,连忙遣人去应朝寺求援, 两地相隔,尚有千里之遥,待得僧人赶回应朝寺时,应朝寺大会刚刚结束,于是快马加鞭,回到龙门。

且说这日,来的各方人士实在太多,龙门外面叫骂声响彻四方。就听人群中一大汉嚷道:“齐大总管、智元大师,咱们在此围了十几天了,什么时候是个头?”

齐武当下道:“我等在此的任务,乃是要保证应朝寺大会无恙,眼下距大会开始已过三天,不过我等尚未接到通知,所以还不能撤?!?/p>

那人又道:“龙门现在已经龟缩不出,我等为何不一鼓作气,剿了龙门,还要等各大派协商才行?咱们人多势众,龙门绝不是咱们的对手?!?/p>

齐武道:“龙门势大根深,这里是他们的老巢,他等经营多年,且不说有一些小喽啰呼应他们,就是当地官府和官兵,也都得了他们的好处,此地盘根错节,不是我等一日可灭,需得等到之后将主要成员一一引出,各个击破才是正法?!彼匪胬舷晒嗄?,这也是老仙公多年来总结的,旦夕之间,他等确实没能力一举剿了龙门。

智元大师跟着也道:“贫僧已派多路弟子回应朝寺打探,这几日便该会有结果,如若大会结束,我等各自散去便好?!?/p>

这一人且在思量,有一人跟着喊道:“你二人是名门之后,咱们的小仇小怨也就罢了,舟山的墨虚道长惨死,应朝寺武僧折于人手、智通大师残废,这就不是仇?血海深仇这边,你等也不比我们少罢!”

齐武本是奉师命前来压阵的,然听到这些,也有些按捺不住。智元大师念及亲师弟,也有些伤感,但是年岁已大,尚能沉得住气。

齐武此时却已暗暗拔剑,跟着道:“龟寿厅的弟兄们,我等今日便一拼性命替老道长报了仇!手刃寒月那女魔头?!彼胛淠茏龅街凵酱笞芄?,也自非常人,如今这样便拔剑宣战,也是经过了十几日的考量,知道此刻一展身手,能够树起江湖威望,对日后反清是有帮助的。另外他也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虽然和墨虚道长交情不多,但毕竟是一家人,也禁不起这几日轮番劝战,也想试试。

他这一番话语一出,在场的人很是振奋,许多昏昏欲睡之人也都苏醒,口中叫嚷“剿灭龙门”、“报仇雪恨”之类。一时间许多人抄起家伙,准备冲进龙门报仇。

智元大师哪里劝得住这许多人?于是对齐武低语道:“大总管,贫僧已经遣人回应朝寺找援手,如若此次包围不成功,我等尚有后援,如今你这般率众直取龙门,如果直接失败,那岂不是性命堪忧?多少人的性命在你手上,大总管,且罢手,再等两日不迟!”

他这般说辞,本是想让齐武罢手,哪知齐武已被冲昏头脑,一听到还有后援,哪里顾得上后面的话了,于是更道:“既然后面还有强援,我等为何不一举取了龙门?”于是更不答话,领众向龙门冲去。

只见一时间四周数百人分分拿出兵器,径直冲向龙门。智元大师默不作声,只是低头念经,有些沉得住气的便跟着留下来观望,沉不住气的就跟着齐武杀去了也。

却说龙门这十几日,早知外面被包围,也不知是什么状况,但早已做最坏打算,将龙门上下装上各式机关暗器,只等外面发起总攻,这日齐武耐不住众人劝攻,领头打了进来,那是正中了龙门的下怀。

而龙门此时,正在调兵遣将。龙门依山而立,南面大门进去便是游龙厅,自东西两侧向北走便是卧龙潭,期间机关杀气自不必说,卧龙潭又是龙门禁地禁龙宫的必经之路。须知龙门这一派,那是狡兔三窟。前面游龙厅是会客之处,而后便是龙门禁地,一般的外客无论如何也进不到游龙厅以后。

看不见的地方,自然多处许多传言。有的说禁龙宫内锁着一条金龙,平时大门紧闭,开门时便金光大显;有的说禁龙宫内有天梯,直登青云;也有的说禁龙宫内暗藏密道,甚至直接与应朝寺内连。凡此种种,皆是江湖上好事之人的呓语。

于是龙门寒月坐镇游龙厅,命朱殇镇守接龙台、命怜香镇守会龙亭、龙天弟子把守卧龙潭,龙天在禁龙宫中布置防卫,以备寒月不测。

眼下龙门布置好了,就等这帮乌合之众杀进来了也。只见为首的除了齐武之外,早有齐三刀家的小儿子齐均、福临镖局的镖师后人何祥、断臂的郑傕、还有王屋山宝峰观灭门时溜走的两个小道士陈智、陈愚。这几家是龙门的世仇,除此之外,不具名的江湖小门小派也都是数百人之众。

于是这几人领着数百人冲向龙门,就见龙门正门只有十余个守卫,见到这些人自然是掉头就跑。这些人砍死了两三个跑得慢的,背后龙门大门并未禁闭,于是这些人杀气冲天地进了龙门的大门。

进去之后,绕过影壁,就见寒月在正厅背手而立。众人定睛看去是她不假,更是添了几分怒气,举起刀剑相向。只见寒月面带冷笑,沉哼一声,缓缓抬起右手,待得众人抢到跟前,又将右手倏地放下。一时间机关启动,有的地砖瞬间破碎,上面寻仇的江湖侠士有不少直接掉进了立有毒刺的陷阱;大门紧闭,门旁的花草齐齐射出毒箭,中箭者不在少数;游龙厅正厅的十二根红木柱子露出了三十六个火眼,将靠近的人一一喷化为灰烬;还有躲藏的龙门好手在房檐四方撒下罗网,将不少侠士网住,而后有人自草丛中杀出。这几招下来,原本冲进来的几百人瞬间就只剩下几十个。郑傕拼命抵抗,寒月看准了是他,使出三根飞针锁了他的喉,郑傕只手难当,倒地中毒即死;何祥一个脚步不稳,便掉进了死伤无数的毒刺陷阱,只是死的人太多,他只扎中了大腿,爬了出来,尚没有立时毙命,可刚刚爬出来,便被几个龙门弟子乱刀砍死;王屋山的陈智陈愚本是陈快三道长的远方表侄,陈智眼见死了这么多人,心下也乱了,毒刺毒气发作,弄得他天旋地转,直把游龙厅当成了来时的大门,径直冲了上去,只是他当时晕厥在地,被龙门弟子生擒,生死未知。

却说冲进来的人群里,自然也有舟山大总管齐武。他虽然被鼓动的有些浮躁,但是一见血色,也就恢复了冷静。这些陷阱虽然高明,但他见过的招数也不在少数。当下对着不多的龟寿厅徒众、洛阳的齐均和王屋山的陈愚以及剩下幸存的江湖侠士高声喊道:“莫要惊慌,且将这罗网先砍了开来!”他顺手摸到了一个弹珠,打到了天上,向龙门以外的智元大师那边报了个信号,外面随即响起杀声,想是智元大师领人来救了。众人定了定神,将刀剑对准了罗网,好在不是什么宝物,众人砍了半天,算是有了一个开口。

于是齐武领着众人逃出重围,来到龙门大门前,众人里外合力,撞破了大门,勉强逃出了一层鬼门关。

然而智元大师领众救命没错,却忽视了龙门弟子暗中的走动。早有朱殇和怜香率领的两路人马通过密道潜伏到龙门外侧,将他等重新围了起来。他二人在龙门内,虽有几个突破包围杀到了接龙台和会龙亭,但也早被他等轻易取了性命。眼见齐武等侥幸逃脱,早有寒月飞传密令,让他等暗度陈仓,成包围合拢、一网打尽之势。

寒月得势,领的众人从龙门杀了出来,龙天听闻消息,心知此战龙门已立于不败之地,于是也领着五十人,从禁龙宫而出,同寒月会合。

这下众人都露了面,自然是各找各的不是。智元大师见龙天现身,再也忍不住,心思这是一场生死大战,便令应朝寺武僧列好罗汉大阵,以应万全,自己走上前去,高声道:“罪魁龙天,你欠我师弟的那一掌,今天也到了该还的日子了!”龙天朗声道:“那我便在你身上,再打上一掌!”于是两人动起手来。

齐武愤愤道:“寒月,你杀我墨虚师兄,这笔账也该好好算算了!”寒月道:“舟山派的,我见一个杀一个!”于是这两人也交了手。

那边智元大师、齐武大总管死战龙天、寒月,相互拆个二三百招自然不在话下。这边朱殇怜香领着龙门好手摆了个独龙大阵,应对应朝武僧。这罗汉大阵自智元与齐武动手了以后,阵眼便护着那些江湖侠士,为首的自然是洛阳的齐均和王屋山的陈愚。

龙门此时,就武功素养来说,当属朱殇最高。他成为北天蓼风斋牛阎王的关门弟子,那几个大派武功不敢说,天下的其他门派,有几个武功绝学是他不知的?这样成名的中原武林第一杀手,又怎么是齐均这等江湖无名之辈可以比肩?但是天底下知道朱殇真实实力的人毕竟太少,应朝寺、舟山派又各有深海仇敌,自然顾不上朱殇这边,按照寻仇的来讲,那又是正该齐均迎战朱殇。齐均就算是打不过,那为了一家老小,也该拼了这条命。

齐均举着自己的宝刀向朱殇杀去,朱殇手持倾城绝剑迎战,齐均使出了自己的看家刀法,名为“开山刀法”,这一套刀法力道刚猛,是纯阳武学,朱殇见了微微一笑,运起内力,在空中左劈右砍,有样学样地使出了他齐均的家传刀法,将刀法功夫化到剑法之内,名为“开山剑法”,齐均出一招,他便跟着用其他招式化解,两人斗了不到三十招,齐均便明显破绽重重,吃力起来。

那陈愚见他齐均都跟了上去,自己也大喊一声,举着一柄拂尘向怜香杀去。怜香举起奈何双钩迎战,起手便是一招“劈山见?!?,运起功力向陈愚进攻,陈愚见了不慌不忙,右手催动太极剑,使了一招王屋山宝峰观的功夫“挫锐解纷”,将这一招杀招化解开来,将怜香的力道转移到了其他四位龙门弟子身上,将自己的内力融到剑招当中,柔中带刚,回了过去。

且说这陈快三道长的两位后生陈智陈愚,原本是取自王屋山之智叟、愚公之意,这陈愚真的是大智若愚之象。他本是宝峰观门下最为卑微的弟子,武功平平,但是陈快三等人死后,他为躲避灾祸,在太行山侧峰修习武功,王屋山宝峰观这六位道长也是武林当中不弱的几位人物,若不是碰到了东凌玄老这样的当世绝顶,也不至于一夕呜呼。他几人日夜修习的武功心法乃是王屋山祖传四百多年的一项功夫,名曰“移山术”。这宝峰观也本是一方道家宝地,“移山术”也是一项奇术,倒不是说一定能将一座山移走,但是这种功夫练到深处,那是力道奇大,运起的内力也是浑厚有力,绝非一般血肉之躯可以匹敌:寻常人打不开的石门,挪不动的巨鼎倒是皆能动得;这功夫还有一项奇处,那是将人的力道移走,将来人的杀招移到另一人的身上,或者是移到山石河溪,使其崩塌倒流,凡此种种,是保证练功之人不受外力伤害,以刚猛力道将敌人的杀招移走。这功夫本是一项奇妙的道家内功,那日六道与东凌玄老较量之时,东凌玄老想是早就知道这门功夫,于是直接以内力吸住几人,教他们使不出自家心法,以深厚内力取胜,换了平常人,哪有这样的修为?单纯的比武较技,就是西山邪老亲临,也不一定能胜过他六人。所以那次取胜,也是取巧而已,江湖上能以这种心思办法胜了王屋六道,恐怕也只有东凌玄老了。

于是这两人这般比划了也有不下五十招,一个劈山,一个移山,两相比较,还是陈愚的“移山术”更胜一筹。怜香没想到一个不起眼的小道士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她哪里知道,陈愚是天资俱佳,又在太行山侧峰修行苦练,加之这门功夫本就奇的很,用起来威力巨大也在预料之内。

陈愚眼见这边怜香抵挡不住,正自得意,斜眼望去,齐均已经是苦苦支撑。他实在看不过眼,而且罗汉大阵的主将就是他两个,如果齐均倒下,那难免他陈愚会被两人围攻,到时情形只怕更危险。于是左右手一发力,将怜香攻出的力道轻轻巧巧的移到了朱殇身后,朱殇一惊,本没来得及防备,这下前后夹攻,手脚略显慌乱,漏了不少破绽。

于是这四人纠缠起来,几十招过后,胜负立现。陈愚使了一招“神游紫微”,以绵绵不断之后劲将怜香黏住,甩了很远。那头朱殇使出了模仿齐家的“开山剑法”的最后一招“拨云见山”,将原本是齐家传人的齐均刺死在地。陈愚眼见不好,急忙抽身过来与朱殇过招,朱殇哪里还有心思,一个箭步早就去查看怜香去了。

前方齐武和智元大师与龙寒二人斗得正盛,眼见后方失利,主将折了,便也跟着撤了手。原来这边见得吃亏,撤去人手,那边寡不敌众,也不敢深入报复,便整顿旗鼓,回龙门死守了也。

齐武眼见得龙门里里外外死伤的都是江湖兄弟,认为都是自己的罪愆,心里痛如刀割,拔出宝剑,便想自尽。智元大师眼见,和陈愚一同出手,弹开了宝剑。众人劝慰多时,都道是龙门心狠手辣,江湖兄弟不够小心才有此祸,眼下龙门一时难以全歼,倒不如从长计议。众人便都各自分头散了。

齐总管公然违号令,陈小道危难显身手。朱罹当上武林盟主,开始了讨伐龙门之路,龙门经此一役,并未伤及元气,反倒是震慑了江湖侠客。然而龙门屹立之久,又岂是一朝一夕破得的?毕竟武林大会之后如何,且看下文分解。

1

第三十三回 忆往事仙公从圣意 聚众义总管违号令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安徽快三网址 在线提问
  • 世界杯“赚钱机器”马力十足 俄经济有望受提振 2018-12-13
  • 网友咨询危房推倒后如何申请棚户区改造 2018-12-13
  • 【理上网来·辉煌十九大】许志勇:以金融改革助力乡村振兴 2018-12-12
  • 首页头条新闻——黄河新闻网 2018-12-12
  • 周强:坚持严格公正司法,加强人权司法保障 2018-12-11
  • 贵州遵义:完善本土专技人才培养工程 2018-12-10
  • 着汉服喝花酒 这里有一群美女等着你 2018-12-10
  • 端午节祝福语大全 端午节祝福短信 端午节发朋友圈的祝福语 2018-12-09
  • 除了茶歇裙这个夏天还有什么值得Pick 2018-12-08
  • 建始白云草地音乐节:醉了游人,火了产业,牵动慈善 2018-12-07
  • 黄埔军校选送学生赴莫斯科中山大学 2018-12-07
  • 六千年前上海先民已种植水稻 靠渔猎获取肉食 2018-12-06
  • 九江市委书记林彬杨主持召开市委常委会议 对市县机构改革提了这些要求 2018-12-05
  • 荆门全面实现社会保障卡即时制卡 2018-12-04
  • 5月一线城市商品住宅销售价格同比下降 二线城市上涨 2018-12-03
  • 366| 931| 126| 860| 104| 968| 972| 134| 799| 783|